今年以来,全球外汇市场因美联储加息预期的反复波动较大。上周,在岸人民币汇率跌破7.30关口,随后小幅反弹。据中国外汇交易中心(CFETS)公布,8月21日,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7.1987元,较前值调升19个基点。

广东作为外贸大省,进出口企业面对汇率频繁波动如何规避风险?记者了解到,近年来粤企的外汇管理意识与能力不断提升,而丰富的汇率避险工具箱为其提供了更多选择。

“通过银行提供的汇率避险工具,公司签约一份担保额度合同就可以办理远期结汇业务,顺利解决了企业资金周转难题。”潮州饶平恒裕商贸公司负责人说。目前,该企业已办理建行广东省分行的“银担汇”远期结售汇业务700万美元,据测算节省保证金超100万元。

美元加息周期接近尾声

中国人民银行近日发布2023年第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上半年,人民币汇率呈现先稳后贬特征,整体对一篮子货币有所贬值,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较年初贬值2%,兑SDR货币篮子的人民币汇率指数较年初贬值4.1%。

今年前4个月,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总体保持稳定,中间价累计升值0.6%。进入5月,内外因素交织加大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7月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所走升,7月31日收盘价报7.1465元,较6月末升值1.6%。8月以来美元指数走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又有贬值。但衡量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汇率的中国外汇交易中心(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仍有上涨。

央行此份报告传递出哪些信息?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分析道,整体来看,央行对于当前汇率维持“没有偏离基本面,外汇市场运行总体有序”的基本判断。综合内外部因素,央行认为“人民币汇率不会单边走贬”。央行目前可用的工具也依然丰富,政策空间包括加大预期管理、加强跨境宏观审慎管理、调整外汇风险准备金以及存款准备金率、增加逆周期因子使用等。

“预计下半年,在以内为主的方向下,央行、外汇局将强化预期管理,适时加大各项储备调控工具应用,积极采取措施缓解人民币贬值压力。后续,随着国内稳增长政策落地、经济修复加快,以及美联储加息周期结束,人民币汇率有望企稳。”温彬说。

对于今年下半年的人民币汇率展望,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连平认为,预计人民币汇率下半年将在6.4—7.0区间内双向波动。综合经济增长、国际收支、美元指数、汇率调节四个角度分析,下半年人民币不具备持续大幅贬值的条件,不大可能走出强势升值的行情。

市场外汇管理机制日渐成熟

进入8月,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年内首度跌破7.3关口。一位银行从业者透露:“几年前,人民币下跌的过程中,银行会收到一些企业购汇买美元的咨询,但在近期的人民币对美元下跌期间,企业客户很少进行追高购汇,更多是将手中持有的美元货款及时兑换为人民币,继续投入生产。”

2015年“8·11”汇改以来,人民币汇率市场化程度显著提升,人民币双向波动特征显著增强。过去数年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三次跌破7.0关口,随后又反弹至7以内。

恒生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王丹观察到,随着中国汇率改革推进,不少进出口企业建立了良好的汇率管理体系,运用银行间市场的外汇管理工具进行管理,外汇管理的理念和策略愈发成熟。“近期人民币汇率波动较大,但很多企业表现得比较淡定,这是因为长期做好了汇率风险对冲的准备。”她说。

“我们公司海外客户的销售收入比重较大,主要以外币报价与结算。外汇管理是企业财务管理的长期工程,我们一直以审慎的态度开展跨洋经营。我们每年制定外汇管理策略,依照实际业务确定套保比例及保值规模,向董事会申请年度外汇远期合约交易额度,严格执行在外汇额度内操作外汇合约保值。”中集车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建行广东省分行的数据显示,截至7月末,该行年内签约口径套保比率较上年新增超1.2个百分点,协助企业采取有效避险策略降低汇率波动影响取得明显成效。“我们还针对小微企业收支金额小、频次高的特点,进一步降低企业准入门槛,给予小微企业5万元专项额度,并可以循环使用。”

另一方面,人民币对美元下跌,让以美元收款的出口型企业账面收入增加。不过,小家电产品主要出口南美、中东等地区,并采用美元周期性收款的广州泰鹏电器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关先生表示,汇率下跌对于出口的促进作用有限,在人民币汇率下跌时,海外客商可能会提出新的降价要求。同时,在人民币双边波动的情况下,预计下半年可能会对美元反弹。“针对这种情况,我们会根据客户的下单时机与出货节点进行预判。三季度客户的订单较多为新年旺季作准备,从过去经验来看,下半年的汇率可能会有较大调整,为了避免客户付款时人民币升值的汇兑损失,我们会做一些防御性报价。”

企业出海布局留意当地风险

随着美联储重启加息键,外汇市场中的非美货币普遍对美元下跌,部分货币跌幅相比人民币更甚,日元和阿根廷比索等货币汇率波动尤其明显。近年来中国企业出海投资经营、并购建厂的动态不断增多,非美币种的汇率波动直接影响到海外发展的成本和利润。

在企业看来,管理非美货币的汇率风险需要考量多重因素,除美联储等主要央行货币政策外,还有当地的地缘政治风险、经济基本面和金融风险等等。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日本经济增长面临重重阻碍,海外投资外流,加之美联储不断加息的影响下,日元汇率快速下跌。2021年1月,日元对美元汇率约为101水平,而到去年10月,已跌破150大关,为32年来首次,目前则维持在145附近,这意味着3年间日元对美元贬值了约45%。

“日元对美元这一轮快速下跌,我们提前进行了远期锁汇操作,在这种超乎意料的快速下跌区间尽量减少了汇兑损失。”深圳一家制造出口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

在佛山,科达制造战略投资部负责人黄龙驹告诉记者,该公司近十年来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投资设厂,管理汇率风险也是出海企业的必修课。

“我们在非洲地区建设的陶瓷生产厂,收到的货款以本地货币为主,并且在当地采购原材料、日常运营、员工工资等环节中,需要用到大量本地货币进行结算。但部分非洲国家的货币脆弱性较高、汇率波动很大,因此我们会尽量在结算当日将本地货币换成美元、欧元等汇率较为稳定的币种。”黄龙驹说。

对企业而言,规避美联储加息导致的汇率大幅波动的最优解是人民币国际化。例如,据阿根廷经济部数据,自今年4月阿根廷宣布用人民币结算中国进口商品以来,4—5月使用人民币结算的进口额达该国这两个月总进口额的19%。惠州泰美纸业有限公司的外贸负责人朱艾斌表示:“人民币结算是对我们最大的便利。在可控的汇率风险和稳定的标价下,我们更容易得到海外订单。”

南方日报记者 唐子湉 周美霖

统筹 陈颖

外汇美元美联储汇率人民币发布于:广东省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Powered by 专业在线炒股配资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