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中国供图视觉中国供图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吕静

《法治周末》记者 郑超

近日,多家银行公开招聘催收岗职员引发关注。这些岗位对应聘者的要求极高,不仅要求本科以上学历,还需要有金融、法律等专业背景。

华北电力大学(北京)新金融法学中心主任、副教授陈燕红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目前银行选择自身催收是大势所趋,目的是为了规范贷款催收工作,切实维护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促进贷款业务规范健康发展,坚决守住依法合规经营底线,有效防范声誉风险。

5年以上相关工作经验

在湖南三湘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湘银行)官网的社会招聘页面中,共招聘5个职位,其中之一为“互联网催收管理岗”,所属部门为特殊资产管理中心。该岗位的职责有6个方面:组织并管理互联网信贷业务催收工作,包括向外委托电催等;对互联网信贷业务催收工作进行督导及考核;负责互联网信贷业务催收工作中的客户投诉处理;制定完善互联网信贷业务催收工作中的各项规章制度及各类操作规程;负责互联网信贷业务催收系统的管理、维护及优化;协助总行风险管理相关部门完善并优化催收策略模型。

不仅如此,5月31日,三湘银行官方企业微信发布求贤公告,共招聘7个岗位,包括“高级催收管理人才”“高级电催人才”。

具体来看,此次招聘的“高级催收管理人才”需负责制定和执行催收管理制度和工作流程;负责督导逾期客户催收工作,及时跟踪后续情况;此外需定期管理和分析催收数据,结合数据进行监控、分析各部门催收情况,制定和调整催收策略;同时管理并辅导业务部门完成各阶段的催收业绩指标。

此次招聘的“高级电催人才”岗位职责包括:负责制定和执行“电催”管理制度和工作流程以及管理“电催”团队;负责对不同风险程度的逾期客户催收工作进行督导并及时跟踪后续情况;定期对相关电催数据进行管理和分析,结合报表数据,监控、分析各部门催收情况,及时调整催收策略。

值得注意的是,“高级催收管理人才”“高级电催人才”的岗位任职要求均需为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其中,“高级催收管理人才”要求具有法律、金融专业背景,有5年及以上催收管理工作经验;具备优良的账款催收技巧及团队业务提升能力,能独立主导催收技巧培训及催收任务指标达成等。而“高级电催人才”要求具有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金融、法律、财会经管等相关专业背景者优先(特别优异者可放宽学历条件);还需具备5年以上金融或信贷行业相关催收工作经验等。

据悉,三湘银行是中部地区首家、全国第八家开业的民营银行,于2016年12月正式开业,注册资本金30亿元,注册地为湖南长沙。

根据三湘银行2023年财报显示,营收37.71亿元,同比增长8.05%;净利润3.29亿元,同比下降6.63%。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23年年末,三湘银行贷款余额371.05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75%,同比增长0.22%;逾期贷款率3.61%,同比上升1.16%。

委外催收合规难

记者发现,除了三湘银行,目前光大银行、微众银行、华夏银行等多家银行都面向社会招聘催收相关人才。

5月29日,微众银行面向社会招聘业务运营支持岗(委外运营),主要负责委外催收机构日常业绩指标及过程指标监控,负责委外催收作业、品质合规性、催收强度的检查监测等工作。

6月7日,光大银行零售与财富管理部客户营运中心面向社会招聘“贷款业务电话催收岗”3人,负责对分配的贷后账户进行管理,对违约客户及时进行电话告知,以及了解客户情况,登记客户信息和还款信息等工作。

据悉,催收是银行处置不良资产的方式之一,主要有两种催收方式:自身催收和委外催收。目前,更多的金融机构更倾向于选择委外催收,即外包方式催收。

不过,因不当催收手法而引发的违规行为也逐渐增多,这些行为不仅损害了客户的权益,也对金融机构的声誉和长期发展带来了负面影响。

去年11月,民生银行信用卡中心赣州分中心因信用卡不当催收被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赣州监管分局处以45万元罚款;今年1月初,平安银行信用卡中心因委外催收业务管理不到位,被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深圳监管局罚款200万元;4月23日,兴业银行信用卡中心因对外包催收机构管理不严,被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上海监管局责令改正,并处罚款40万元。

在黑猫投诉 【下载黑猫投诉客户端】平台上,目前已有超过48万条涉及暴力催收的投诉,包括银行业务、网络借贷业务等。

有网友投诉称,催收人员态度恶劣、骚扰家人和朋友;有网友频繁被催收电话“轰炸”,且催收人员频繁联系其紧急联系人;甚至有网友收到了恐吓短信等。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催收业务中的种种乱象包括暴力催收、侵犯隐私等问题,这些行为不仅损害了债务人的权益,也影响了银行的声誉。

规范催收业务行为

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旻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从成本收益来看,对于小额、分散型的不良资产,委外催收成本相对较低,更适合外包;对于大额、集中型的不良资产,自建催收团队收益较高,更适合自行处置;关键在于根据不良资产的具体情况,采取更合适的处置方式,平衡成本与收益。

江瀚认为,对于标的价值高、市场需求量大、通用性强的不良贷款,如土地、房产等,银行可以选择自建催收团队进行处置,这类资产具有较高的市场价值,能够更好地控制风险和提高处置效率。而对于一些标的市场需求不足、合适买主极少的不良贷款,银行可以选择委外催收,以降低人力成本和运营成本。

“银行自建催收团队与催收外包之间的成本与收益并不能简单地一较高低,没法绝对地说哪个更划算,标准、效果、难度都不一样,各有利弊。”陈燕红说。

“银行自建催收团队可能在培养和管理上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和时间,在催收过程中不可避免遭遇客户投诉,也有法律风险等挑战。”李旻说。

5月15日,为进一步规范互联网金融贷后催收业务,保护债权人、债务人及相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促进消费金融业务健康有序发展,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同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通信企业协会、中国互联网协会组织相关从业机构共同研制了《互联网金融个人网络消费信贷 贷后催收风控指引》国家标准。目前,该标准已通过全国金融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审查。

因考虑到标准发布还需一段时间,协会以国家标准的主要内容研制了《互联网金融贷后催收业务指引》(以下简称《指引》),已于4月17日经协会第二届理事会第二次会议审议通过,并报金融管理部门,现予发布。后续待国家标准发布实施后,将替代《指引》。

《指引》提出,“金融机构应切实履行贷后催收业务主体责任,不断加强本机构催收能力建设,审慎实施外包。金融机构和第三方催收机构应加强催收组织管理,明确具体负责催收业务的管理部门,指定一名高级管理人员负责管理相关工作。有条件的金融机构可组建专门负责催收业务的部门”。

此外,《指引》还明确提及:金融机构和第三方催收机构应只向债务人催收,不应向联系人催收;金融机构应通过官方网站等本机构官方渠道统一公开委托的第三方催收机构名称、联系方式等有关信息并及时更新。债务人向金融机构问询其合作的第三方催收机构情况时,金融机构应如实、准确、及时告知。

记者查阅多家银行官网发现,委外催收的银行如哈尔滨银行、中国银行、邮储银行、宁波银行等多家银行都有公开催收机构的信息。据悉,这些催收机构会向银行收取一定的服务费率。

早在1月17日,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浙江监管局发布《关于规范浙江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互联网贷款催收工作的意见》,要求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应指定部门负责催收管理,组建催收管理团队,明确权责,安排专岗负责催收工作运营管理及外包催收机构的准入、培训、检查、清退等工作。

“监管部门加强了对催收行业的规范,倒逼银行自建催收体系,并且完善催收的流程,从源头把控催收的合规性;选择自身催收也反映了银行对人才培养和队伍建设的重视,可以为银行的长期发展提供有力的人才保障。”陈燕红说。

在陈燕红看来,银行在招聘催收人员时,还应注重催收人员的学历背景、催收工作经验、风险合规意识以及催收数据管理与分析能力等。

陈燕红建议,银行应注重催收人员梯队的建设,社会上符合银行招聘门槛的专业催收人员较少,银行除了社会招聘符合条件的催收人员以外,可以通过校招的形式培养自己的催收队伍,校招人员可塑性强,容易接受新的合规要求,更好地融入团队。

责编:韦文洁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Powered by 专业在线炒股配资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